歡迎您訪問寧紅官網!

茶是知心人

時間:2017-03-19 16:48:32 來源:本站發布
[內容摘要]   夜色初上的時候,喜歡捧一杯熱茶,無比悠然地呷,像是同一位心有戚戚的好友敘敘舊,一天的疲勞和奔波,會像律動地河水,漸漸平靜而熨帖。  茶是知心人。在這世間,相聚時的陪伴,和分……

  夜色初上的時候,喜歡捧一杯熱茶,無比悠然地呷,像是同一位心有戚戚的好友敘敘舊,一天的疲勞和奔波,會像律動地河水,漸漸平靜而熨帖。

  茶是知心人。在這世間,相聚時的陪伴,和分離時的惦念,何等溫柔,一杯熱茶竟都有了,縱然惦念的人不在身邊,還有一杯茶的陪伴。再豁達的人,也有他的柔腸寸斷;再灑脫的人,也有他的依戀纏綿。

 

  且看蘇軾,那個竹杖芒鞋輕勝馬的勇士,那個愛茶如癡如醉的詩人,也有他的溫柔繾綣,有他的放不下。呷一口茶,且聽,那個溫柔帶著點苦味兒的往事。

 

  宋神宗熙寧四年,蘇軾被貶為杭州通判,西子湖畔,一位舞姿綽約的小女子驚訝了詩人的目光,此一遇便是二十多年的陪伴。

  女孩子喚作朝雲,仰慕蘇軾才華,在蘇軾兩度被貶謫期間,都溫柔相伴,她無名無份,如同上天賜給詩人的一朵解語花,靈動而出塵。

 

  想必在很多個日夜,朝雲都會為嗜茶的蘇軾奉上一杯熱茶,默默在側,共度光陰,那呷一口茶的溫柔,足以安慰蘇軾仕途跌宕的苦悶。

  終是好景不常在,朝雲薄命,臨終默念《金剛經》文:“一切有為法,如夢、幻、泡、影,如露,亦如電,應做如是觀。”佛禪之語何嚐不是對蘇軾無盡的牽掛。

 

  佳人已去,茗茶仍在,再無陪伴,便唯剩思念,“西湖不欲往,暮樹號寒鴉”蘇軾失去心頭所愛的悲傷,又豈是詩文所能排解。

  世間有太多的兒女情長,這或許就是人之為人的妙趣,我們期待著花朵的開放,卻也會看到它不得不枯萎的現實,越是美麗,越是痛惜,韶光便成了歲月。

 

  漫長歲月裏,能有一杯熱茶在側,已是確幸。在呷一口茶的溫柔裏,願君餘生靜好。

[上一篇]:泡茶名泉水 揚州大明寺“天下第五泉 為水之美者也”,既未冠之“天下”
[下一篇]:古六大茶山興衰三百年 [本文地址]: http://www.bedbugsmania.com/Culture-and-tea/China-tea-art/2017-03-19/319.html